雷恩狮子:61閱讀

機緣巧合-機緣巧合

發布時間:2018-05-11 所屬欄目:因緣巧合

雷恩加尔落地秒gif www.mprzct.com.cn 一 : 機緣巧合

人的一生,從出生那一剎那開始,就由巧合構成。很任意的一個精子與卵子結合,便造成了一個人的誕生。如果當初,卵子碰到的,是另一顆精子,他/她會是怎樣的一個人?會有著怎樣的人生?

一個人的形成,直到出生、長成一個或高或矮、或美或丑、或者優雅或者粗俗的成年人,直到老去,離開世界。無不由一個個大大小小的巧合構成。

一個人的成功與否,性格形成……一切,都是巧合。

而這個世界的美妙之處,正在于此。

有的小小的巧合,會讓我們眼睛一亮,感到幸福。

比如我高中時最好的朋友驚喜地告訴我:你猜我碰到了怎樣的巧事?

我自然不知道的。

她說:我那天碰到傅旭東,你猜他叔叔的小區在哪里?

我自然也不知道。

“就在我們小區隔壁!這是多么巧的一件事!”

我微笑,附和著:是啊,多么巧啊。

而有些巧合,則會改變一個人的一生。

我人生中經歷的大大小小的巧合,與此相比,或許,會讓她感到人生不真實吧。

已經不再想去闡述,那都是怎樣的巧合。不想再重復,如何每次在許愿之后,都能實現愿望。

而每一次愿望的實現,都是巧合。

比如去德國本身,比如遇見牙齒,比如我念書時遇到的周游歐洲的打工的工作,比如我最后一學期奇跡般地在半年內拿下3年的課程,比如我的第一份當英語教師的工作,比如我的第一份工作……

感情上,更不用提。

每一次,我在想著:如果。。。能發生,該多么的好!

然后,很快,它就發生了。

最近的這次巧合,便是我的跳槽。

10月初才開始認認真真地想著:如果,我能找到一份新的工作,薪水至少要跟現在一樣,職位比現在至少不會差,會是大一點的公司,而且,最重要的,如果我能停留在會議/展會行業中,那該多么的好!

而昨天晚上,我則已經收到了合同。

巧合的結果,要比我之前的愿望,好許多。

人生真是一件美妙的事,從頭至尾,都是一個個巧合。沒有人,可以預見,下一秒、下一分鐘,或者一年后,十年后,會發生怎樣的事。

十年前,我坐在我的寫字臺前,毫無想像,我的未來,究竟會是怎樣。

我只是糾結在一些少女的夢與情懷,同時,寒窗苦讀,恐懼又期待著來年的高考,對我的未來,忐忑著,又無比的向往著。

如果,那時候,我知道,十年后的今天,我會是現在的樣子,我會不會狂喜?

八年前的今天,我被人離棄,他不聲不響地消失,我欲哭無淚。

那時候的我,如果知道,一年以后,我會飄洋過海,遇上隔壁的牙齒,對我萬般疼愛,我會不會不那么難過?

七年前的今天,我認識了牙齒——是啊,再過幾天,就是我們第一次認識的紀念日了。

那一天,羞澀的他,敲開了我的房門,遞給我那張手抄的,正反都寫滿的兩頁紙。

而我,很快感覺到了,被一個人深愛的滋味,是如此美好。

那時候的我,如果知道,六年后,我和他,會在同一個屋檐下生活,卻形同陌路,最后走上法庭,從此分道揚鑣;會不會不再那般驚喜,感激命運對我的眷顧?

而兩年前,當我坐上這趟特快列車,駛向漢諾威的時候……是啊,是多么的巧,再過些日子,就是整整兩年了。

兩年前,我正是坐著這趟特快列車,駛向漢諾威,心驚膽顫,拎著我的薄薄的公文包,里面裝著簡短的,十分拙劣的簡歷。心中毫不抱希望地,卻仍不甘心地充滿著希望地,看著窗外,想象著無數場景,我應該如何應對這次面試,他會有怎樣的問題……看著列車漸漸駛向漢諾威。

是的,正是在兩年前,出了火車站,看見他站在問詢處,等待著我。

在那一刻,我愛上了他。

同時,痛苦地暗戀了他一年。為他每一個或微笑或重大的舉動,而恐懼、幸福、狂喜、悲泣。

整整一年,我祈禱著,暗自里,不知許了多少次的愿:讓他愛上我吧,求你!

那時候,如果我知道,一年以后,他會在美國,向我坦白,自從認識了我,他一直愛著我。

那么,那整整一年,我會不會不那么難過?

而在美國的那時刻,在他向我坦白他對我的愛的那個時刻,我感覺上帝正在實實在在地親吻著我,天使環繞著我身邊。他愛著我,如此深刻的愛著我,寵著我,讓我感到,全世界,沒有人——過去、現在、未來,可以像我這樣幸福。

那個時候,如果我知道,兩個星期后,我們兩個會撕心裂肺地分開,我會不會,不那么幸福?

兩個星期后,同樣是坐在這趟火車,同樣是駛向漢諾威。我充滿了期待與狂喜。

而他,在我下車時,正站在我下車的那個車門口,手里拿著一朵潔白的玫瑰,拎著一個小小的紙袋。給了我一個又一個的驚喜。

那一刻,我感到自己在九重天上,幸福的浮云環繞著我,燦爛的陽光擁抱著我。

那一刻,如果我知道,就在那個晚上,我會突然決定跟他分開,他會聲嘶力竭地哭泣,仿佛失去了靈魂一般向我呼喊,雙膝下跪,求我。

我會不會不那么發狂般地快樂?

而在整整兩年后,我再次坐上這趟列車,駛向漢諾威,心里明白著,這次見面,則是永訣。

這一刻,我幾乎沒有力氣,描述我此刻的心情。沒有力氣去想象,我該如何跟他開口:

我要走了,你多保重。

這就夠了么?

如果,兩年前,我知道這一切,心情,會是怎樣?

列車馬上就要進站了。我走進洗手間,再次整理我的妝容:

我衣櫥里最好的職業裝、黑色大衣、高跟鞋;簡潔的妝面,沒有眼影,只有深黑的眼線,淡淡的胭脂,透明的唇彩。

我又噴上了在美國引誘他最終走出那一步的香水——你究竟用的是什么香水,它偷走了我的靈魂。。。哦。。。其實,不僅僅只是香水。。。是你。是關于你的一切。

鏡子里,我的眼睛,習慣性地睜得十分大,仿佛我多么的驚訝。

而我的內心,卻已經無法對任何事情感到驚訝了。

我深吸一口氣,合上電腦,收其行李。

用盡全力,我來擁抱這一次的機緣巧合。

終于結束了。一切都結束了。

整整一天,我什么也沒吃,我曾經設想過無數次的,曾經讓我有過許多幻想與快樂的場景,終于發生。

我一直以為,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,我會覺得快樂??吹剿純嗟氖焙?,我會終于幸福。

這一年來,他近乎殘酷地對待我,讓我陷入絕望的深淵。

我以為,我的離開,讓他痛苦,在隱隱中,我應該會有一絲報復的快感。

很不幸的,我并沒有。

正相反,我深深地感受到了那份重壓般的痛苦。

站在他曾經第一次遇見我的地方,他曾經站在那里,四處觀望——哪一個是馬上要面試的張女士?

就站在那個位置,同樣的位置,我看著他迎面走來,毫不知情馬上就要發生的一切,自然也沒有意識到,我站的這個位置,有什么的特別。

就在那里,我很迅速的說:我不想讓你的好奇心繼續受到折磨。我想告訴你,我要離開公司了。

他第一反應,十分驚訝。但是,很可笑的是,他問的第一句話竟然是:你要去誰那里?(你要跟誰在一起?)

我告之:不是誰,而是新的公司。

他用我熟悉的那一套強硬的、十分不自然的堅強面對我:是么?那沒辦法。如果你覺得這樣對你比較好,那就只能讓你離去了。

就這樣,我倆走到酒店的會議室。同事要一個半鐘頭以后才會來。

真的又是一次巧合,這一次,我們又是在同樣的地方開會。這是他曾經第一次給我公司全面介紹的酒店,我和他的第一次會議,就在這里舉行,在這一家酒店,在同樣一個房間。

一切,都跟兩年前,一模一樣。

很可惜的,事實上,卻是一切都變了。

我默默感慨著,什么也不說。他沉默了少許。

然后,他說:我需要給我父親打電話。

然后,他打電話。給他父親,給他弟弟。

他回來,告訴我,沒有聯系上他父親,但是他弟弟現在十分激動。他們決定召開一個緊急內部會議,我,和他們三個。他們會使用一切辦法,挽留我。

我說:我不會留下來,你知道的。

我們沉默,然后,我告訴他:我手里還沒有合同,什么都沒有,但我不能忍受瞞著你們,等到我拿到合同再說。如果那樣做,我會覺得,自己不是一個好人。而我,必須做一個好人。而且,更重要的是,你們都是如此美好的人。我不能忍受自己做任何隱瞞或欺騙你的事。我知道,我這樣做,十分的不聰明。如果合同最終有什么問題,我也將自己推到了一個十分不利的境地。但是我無法忍受對你做那樣的事,也不能忍受自己做那樣的人。

他漸漸地,開始一點一點地崩潰:

我很早就猜到了一點。我感覺到了,你在這個公司不再快樂。但我如此愚蠢,并沒有想著去補救。也沒有想過,你竟然是如此的不快樂,以至于要離去。

我眼里生出了眼淚:

這一幕,從周五開始,我每分鐘都在演練。直到我最后相信,我跟你說的時候,不會哭了。(誰知道,我還是哭了。)

相信我吧,離開,對我來說,比對你,更不容易。我們兩個人之中,我比較受折磨。

他搖著頭:我不知道。我真的不知道。。。。不。。。是你不知道。。。

我一再說著:這一切,都跟你沒有關系,并不是你做錯了什么。是我自己,不夠強大,不能夠再支撐下去了。我無法再勝任了。我需要一個新的開端。你仍跟我當初認識你一樣,是一個完美的人。你在我心中的形象,永遠都不會改變。

他眼里,生出了淚水。

我倆越來越激動。

這時,同事來了。

我,很快地,換過了角色,開始主持我們的會議。而他,卻仿佛才漸漸的發現了我真的要離去的事實。我每說兩句,他便說一句:還有什么意義,你都要走了。

我拿過我們的時間表,開始會議的一步一步:我們的營銷方案,誰該做什么……

然后,我開始做我的方案和提議。

第一次,我終于在這個新同事和他的面前,肩并肩的,只有我們兩個人,一起顯示我倆各自的能力。新同事在我的面前,頓時黯然失色。我的每一點,都是一個閃光。她被動地提著建議,但沒有一項被他采納;我做的每項建議和計劃,都十分具有建設性,連我自己都感到心潮澎湃。他眼睛發亮,又不斷地黯淡下去。

連同事也說:弛,你做的多好。你是多么的熱愛這份工作,為什么不考慮一下,留下來呢?

我苦笑著,搖搖頭。不說話。片刻,繼續我的話題。

漸漸地,我發現,他并沒有在聽了。

過了一會兒,他說,他需要出去一下。

等他出去,同事說:他十分傷心。他看著你,是如此優秀的一個員工,我看到他眼睛里的遺憾。

我們繼續主持著,他卻反對我們做一切事,只是十分無力。

我響應著他的要求,隨時作出更改:客戶名單你不想看了么,那么我來做一個初步建議,你只需要做一個最后篩選就行了。我們現在來做信息簡介的報告內容吧。

五分鐘后:

信息簡介報告你不想我們三個人一起完成么?那我回去修改一下,做第一個草案,你們再在我的方案的基礎上作你們想要的修改。我們現在來做時間表和具體營銷方案。

五分鐘后:

這個你也不想做么?那么……

他打斷我:你把電腦關了吧。N,你先回去,好嗎?我實在沒有力氣,也沒有腦子可以去想這些。我腦子里面,只有一個問題。

N告別了我們。

我們收拾著剩下的東西。默默地,什么也沒說。

我按照他之前跟我說的,給他父親打電話。

他母親先接了電話,十分沉痛的,又充滿了關懷的,她問我:弛,你不開心么?為什么要離開我們?我們對你不好么?

我的眼淚,再次掉了下來。

他父親馬上過來,接過電話:

弛,你知道我現在有多么傷心么?

我點著頭,輕輕地說著是。

“我不能相信這是真的。你為什么要走?不能改了么?我們讓你不滿意了嗎?”

一改他平時的頑皮可愛的霸道——每次他要什么東西,他都會這樣頑皮地對我。我從來都知道,那是他在用玩笑的方式告訴我,他有多么喜歡我,又多么想要那樣東西。

而他的妻子,就是M的母親,也曾經跟我說過:弛,我們多么的喜歡你,你是如此可愛的一個人,我們能收你為干女兒么?

我一直以為,他會憤怒,會在電話里面對我大喊:

弛,你怎么敢這樣對我!你怎么能做這種過分的事情?

如果是那樣,我會輕松些。

但我聽到了他的蒼老的沉痛的聲音:

你知道我有多么傷心么?我的心都碎了!

我含著眼淚,解釋著我現在真的不適合再在這里工作了。我自己覺得已經沒有動力,去做許多事情,已經一段時間感到不開心了。

他問我,還能挽回么?我狠著心:

不能了。我已經決定了。

他喃喃地重復著:

多么可惜,你是多么的好。你知道我對你有多么滿意么?

我無語,只能沉默。

他說:如果真的不能改變,那我就只能通知大家了。我們又要找新的人來。。。。代替你。而你,是無可代替的。

我不知道該怎么回答。

很快,我收到他給大家發的郵件:

親愛的同事們:

十分意外的又沉痛的,我需要告訴你們,弛給我打來了電話,告訴我她將離開我們,于2010年1月1號開始新的工作。

對于我個人,以及我們整個家庭來說,這當然是一個巨大的意外;你們應該能夠想象,這對我們來說,是一個如何沉重的打擊。在弛工作的這兩年里,她是如此一個超出常人想象得的,勤奮、成功、可靠,而從人格上講,又善良而充滿關愛、值得人信賴和喜歡的同事。

。。。。

我含著熱淚,看完了這封郵件。

M站在那里,一聲不吭。

過一會兒, 他說:你原本想跟我一起吃晚飯的,但是…… 我們去喝點東西吧。我實在吃不下飯。

我們走出酒店。站在酒店門口,對面是火車站,旁邊是購物中心和步行街。

他什么也不說。只是沉默。

我看著昏暗的天,熟悉的商店,輕輕嘆息:

兩年前,我是帶著如何激動的美好的心情,來到這里。

他苦笑,看著我,什么也不說。

我問他:你怎么會沒有猜到呢?那天給你打電話的時候,任何一個正常人,都應該能猜到的。我當時想給你一點心里準備。

他說:是的,聽著你說,我第一反應是,你想要辭職。但我不愿意相信。我仔細回想著,一再問自己,覺得,你不可能離開,你不會離開的。

我說:你不愿接受這可能是事實的現實。

他說:我不能接受,我不可以,不能夠。

我沉默。

我倆走進我們去年6月曾經光顧的雞尾酒吧。十分沉默的,選了一個位子,坐下來。

我仿佛有千言萬語,又什么也說不出來。

我倆只是沉默著。他看著我,我看著他。

我眼里,又生出淚花。

他同樣淚光閃閃,仿佛整個世界都崩潰了。

“我從來沒想到過,你會如此的不快樂,你會如此的不滿意,以至于要離去。要換一家公司。

我一直知道,你是不會永遠留在這里的。這一點,我一開始就知道。但我一直以為,如果有一天你要走,你會去美國,或者回中國,但我從未想到過,你會僅僅因為對公司不滿意而離去。我無法相信?!?/p>

我沉默著。

“你搬家,很困難吧?房子找到了么?”

我頓時,十分感動——究竟,他還是關心著我的。搖著頭:我實在沒力氣去想這些。我也比你得到消息早不了多久。

他只是緊緊地盯著我,什么也說不出。

我也只能看著他,什么也不說。

我倆就這樣,坐了很久。將近一個鐘頭,誰也不說話。

喃喃地,他終于十分小聲地說出了一句:

你最終還是把我最后的一絲幻想砸碎了。

我裝作不解地問他:幻想?你還有什么幻想?我不明白你在說什么。

他只是搖頭。

我深深地感到內心的苦澀。卻無能為力。

我不需要讓他知道,我明白他的話。

坐在那里,我聽到自己內心有千言萬語,卻什么也說不出。只能看著他,含著淚,微笑。

因為我聽到自己內心的聲音,告訴我:你該說什么呢?你能跟他說什么呢?

是的,我能說什么呢?

說去年此時的我們,是多么的幸福?一年前,同樣是準備這次展會的營銷策略,我們的無言的默契與曖昧,到達了頂點。

我還記得那一天,他偷偷拿過我的絲巾,輕輕地嗅著,說:我只是想知道你是不是噴香水了。

我們一起吃午餐,剛好是我們第一次面試的餐館。在那里,他還感嘆著說:一年竟然就這樣過去了?

吃著飯,他說:我知道,作為上司,我不該跟你聊太多,不該跟你走得太近。但這完全是自然的反應,我怎么也控制不了。你如此年輕,卻如此智慧。跟你聊天,讓我感到輕松了無數倍,生活充滿了希望。

就是在那里,我告訴他:工作上,對員工有什么不滿的,你可以跟我說。我理解你。你如果跟你父親和弟弟說,他們會解雇她們;你如果直接和當事人說,她們會感到憤怒和委屈;你如果找別人抱怨,你自己則會有擔心。

你跟我說,可以。說了,你就忘記了吧。因為這是不會有任何后果的談話。

他充滿感激,只是看著我,又搖頭,又點頭:我不敢相信你的年紀能有這種智慧,我感激你給我的一切?!?/p>

那時,我倆有著怎樣的信任和默契?

我眼睛里進了東西,他馬上附過來:我幫你看看?

我不讓他看。心里卻充滿了羞澀與幸福。

或者,我該對他說,從美國回來我們的第一次碰面,那激動人心而又傷痛欲絕的一次會議么?

那一幕幕,還在眼前。

這么快的,一切都變了。

是的,我還能說什么呢?

看著他,我知道,他和我想的,都是一樣。

我們有那么多話,都想說出來,但是,我們已經沒有什么理由和意義,去說這些話了。

所以,我們只能擁抱,看著對方的眼睛,說:

保重!

二 : 機緣巧合熱干面


    熱干面與山西刀削面、兩廣依府面、四川擔擔面、北方炸醬面并稱為我國五大名面。它既不同于涼面,又不同于湯面,制作的方法是先將面條基本煮熟,然后攜起來排油攤涼,吃時再在開水內滾燙幾下,瀝水,加上芝麻醬、蝦米、蔥花、醬蘿卜丁、小麻油和醋等作料拌勻。上口時香氣撲鼻,耐嚼有味。

    熱于面的問世純屬一個偶然的機會。約在七十年前雙口長堤街關帝廟一帶有個姓李的熟食小販,因脖子上長了一個肉瘤,別人稱他“李包”。他原來賣的是涼粉和湯面。有年夏天,他沿街叫賣一天后回到家中,還剩下不少面條。他怕餿了,便把面條煮了一下,撈起來晾在案板上,誰知不小心碰翻了麻油壺,油全都潑在面上。李包懊喪之余,靈機一動,便索性將面條與麻油拌勻,然后扇涼,第二天一早就拿去上市。他將面在水里燙了幾下,撈起來放在碗里加上作料賣給顧客。有人問:“這是什么面?”李包脫口而出:“熱干面”,這一天的面條比哪天都賣得好,一個新的小吃便在偶然的失手中誕生了。

    人們都說熱干面好,他從此就專賣此面。有些飲食攤販看他生意興隆,便向他學藝,也賣起熱干面來。現在武漢的大街小巷到處都有熱干面館和攤點,是武漢人早晨愛吃的早點之一。其中蔡林記是其中最有特點、最有名氣的一家。

三 : 巧合于緣分

  人生是一個五彩繽紛的詞語,人生是殘酷的,但同時也是公平。人生有喜怒哀樂;人生有歡喜哀愁;人生還有數不盡的巧合與緣分。巧合這個詞是褒義詞還是貶義詞呢?巧合是好還是壞呢?有好有壞吧。那緣分應該好的吧。而在我的人生中我就遇到了巧合和緣分。

  巧合:自打弟弟一生下來我與弟弟巧合就此開始了。七歲那年弟弟從懷胎十月媽媽的肚子里“蹦”出來了,而當時的時間我清楚地記得,為什么呢?因為弟弟的生出來的那一天正好就是我生出來的那一天,只不過不是同年而已。每年過生日,蛋糕上就會有一只奔馳的駿馬和一只可愛的小老鼠。怎么就怎么巧呢?巧合天注定……

  緣分:是緣分讓我遇到了父母、親戚、老師、同學……是緣分讓我交到了朋友,讓我有了同桌,讓我在幸福中的成長。如今小學畢業了,小升初了,六年來的老師、同學都屢屢相伴,要分離了,要分散了。不知如何是好,不過是緣分讓我有了這一切。我有六年來一直與我相伴的好朋友加知己——洪銳,我有一位六年級才有的好同桌——汪珂珂,我有一個胖胖的小妞朋友——閔靜婭,我有一位良師益友的和善老師——汪老師,我有一對對我一生好的父母——媽媽爸爸……我覺得這就夠了,不渴望奢侈的生活,只期盼五彩的人生。緣分天注定……

  人生是一條漫長的路,人生也是一道五彩的彩虹。而人生更缺少不了的也有巧合與緣分,冥冥之中這一切就已注定。

    初一:黃文聰

本文標題:機緣巧合-機緣巧合
本文地址: //www.mprzct.com.cn/1208231.html

雷恩加尔落地秒gif| 精彩專題| 最新文章| 雷恩加尔落地秒gif| 蘇ICP備13036349號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