雷恩那豆豆:61閱讀

張一鳴做手機,沒那么簡單

發布時間:2019-05-31 所屬欄目:手機知識

雷恩加尔落地秒gif www.mprzct.com.cn 據英國金融時報稱,字節跳動正在開發自己的智能手機。對于這個消息,字節跳動方面回應稱:不予置評。

張一鳴做手機并非空穴來風

盡管字節跳動方面不愿意承認,但綜合各方面的信息來看,張一鳴做手機并非空穴來風。

今年1月份,有錘子科技內部人士透露,許多錘子員工已經改簽了字節跳動的勞動合同;

同時,字節跳動本身也在積極招聘硬件人才——據招聘顯示,字節跳動招聘“AI Lab高級硬件研發工程師,和具有拍攝設備、帶屏產品等音視頻硬件經驗的硬件產品經理。”。

張一鳴做手機,沒那么簡單

除了人事方面外,字節跳動在商業方面也有相關動作: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新增了一個名為“字節錘子”的商標,所屬類別分別為“軟件產品、科學儀器”、“科研服務”、“廣告、銷售、商業服務”、“教育、娛樂服務”、“社交、法律服務”、“電訊、通信服務”,目前狀態為等待實質審查。

此外,前不久錘子Smartisan OS官方微博變更認證信息,認證主體變為大眼星空科技。

從種種跡象來看,字節跳動正在準備進入智能硬件領域。

張一鳴為什么要做手機?

雖然僅憑以上信息不足以斷定張一鳴是否真的要做手機,但從張一鳴過往對硬件的關注以及從字節跳動長遠發展來考慮,張一鳴做手機還是有可能的。

首先,張一鳴有硬件 “情節”。張在2016年接受《財經》雜志訪談時表示:頭條今后的發展策略將是“騰訊 + 華為”,也就是社交、資訊和底層硬件相結合。同時,他還強調“公司越強大,就越要往(操作系統、芯片、云等)底層走”。

張一鳴的觀點,其實與美國社交、資訊巨頭Facebook非常接近。臉書的老板扎克伯格就不止一次“抱怨”過:因為早年錯過了對底層硬件的參與機會,現在的臉書“只能像個房客一樣”,向谷歌、蘋果等擁有底層系統的平臺“租房子來住”,不得不“依據硬件廠商的意愿來設計軟件”。

事實上,Facebook盡管已經在社交和資訊領域擁有巨大的影響力,但扎克伯格卻依然沒有足夠的安全感,近年來他一直在不斷加大對硬件方面的投入。臉書先是收購了VR設備廠商Oculus,去年又宣布推出自家設計的視頻聊天設備Portal。其目標無非就是通過掌握“下一代計算平臺”,來給自己的社交和資訊APP“筑一個巢”。

張一鳴,也想給自己的眾多APP“筑一個巢”。

其次,張一鳴做硬件是為了搶占5G時代的流量入口。隨著5G時代腳步的臨近,以各種智能設備互聯互操作為基礎的IoT技術,即將進入爆發式增長階段。以手機為核心入口,以電視、智能音箱等為輔助入口的IoT網絡正在催生出羅永浩常說的“下一代計算平臺”。

頭條系已經建立起來的,以AI算法為基礎的內容分發體系,要在5G時代延續自己的優勢地位,就必須主動適應以語音交互為特征的IoT“下一代計算平臺”。

張一鳴做手機,沒那么簡單

在大家都尚未找到5G、萬物互聯網門票的情況下,手機以及智能硬件是可見的最大入口。張一鳴雖然沒有做過手機,但他有收購錘子部分專利和人員。與其坐等入口出現,不如主動出擊。

第三,字節跳動手里有錢,總得做一些嘗試和布局。頭條系在此時向硬件領域延伸,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:張一鳴手里有錢!

4月18日,美國《時代》雜志公布了2019年度全球百位最具影響力人物榜單,張一鳴位列其中?!妒貝吩誚檣芩鼻康鰨赫乓幻淖紙諤?,估值“高達750億美元”,其覆蓋全球市場的十幾個APP,擁有的月活躍用戶總數高達10億以上。在這個雄厚基礎的支撐下,字節跳動的整體營收從2017年的150億,猛增到2018年的500億。其2019年的營收,極有可能突破千億元大關,成為互聯網經界最有錢的企業之一。

有錢有資源的張一鳴,做一些新的嘗試和布局并不奇怪。

張一鳴做手機,想要成功不容易

雖然張一鳴手里有錢有資源,但璽哥要說,跨界不容易。當前的手機和智能硬件行業都是紅海市場,張一鳴想要進來不輕松,要成功更不容易。

這些年來,中國手機市場雖然規模不斷擴大,但競爭也空前激烈。當初名噪一時的多個品牌,包括魅族、金立、錘子等,都逐漸在殘酷絞殺中敗下陣來。如今的中國手機行業,嚴格來說只剩下華米OV等四家國產廠商,還具備實際上的競爭力。其他品牌,甚至包括蘋果、三星等國際巨頭在內,在國內都面臨嚴峻形勢。

張一鳴做手機,沒那么簡單

此外,從2018年開始,國內手機市場已經出現了銷量整體下滑的局面。數據現實,2018年全年,中國智能手機出貨量同比去年下降10%。進入2019年后,這個趨勢還在延續:今年1到4月份,市場銷量總體同比下滑6.7%。

激烈的競爭,總體市場增長乏力。這樣的環境,顯然不是新玩家進入的好時機。

還有就是上面說的硬件基因問題。雖然張一鳴收購了錘子部分專利,接收了部分錘子成員。但這些人本身并不強,很難做出有競爭力的智能硬件產品。更何況,失敗的錘子已經說明了這些人的實力。

還需要提醒張一鳴的是,從歷史上來看“跨界”做手機的廠商,鮮有成功者。例如,社交巨頭騰訊,就在2016年推出過品牌為“富可視藍鯨S1”的手機產品,騰訊還專門為其開發了Tencent OS 2.0操作系統。但這款手機很快就在專業廠商們主導的市場上銷聲匿跡,如今已少有人還記得它;電商巨頭阿里,涉足手機行業比騰訊還要早。時至今日,阿里參與的手機產品早已不見蹤影,連與之合作的魅族科技也陷入了困境。

不管是殘酷的競爭市場,還是字節跳動自身實力,又或是過去巨頭跨界者的經歷,這些事實都告訴我們,智能硬件市場不好做。

張一鳴做手機,想要成功并不容易。


版權聲明:本文內容由網友上傳(或整理自網絡),原作者已無法考證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61k閱讀網免費發布僅供學習參考,其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。

本文標題:張一鳴做手機,沒那么簡單
本文地址: //www.mprzct.com.cn/1240522.html

雷恩加尔落地秒gif| 精彩專題| 最新文章| 雷恩加尔落地秒gif| 蘇ICP備13036349號-1